0809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章节内容开始--> “少奶奶,那怎么办?”王阿姨也被吓得头皮发麻。

   这条哈士奇又高又壮,比普通的品种看着便大了许多,粗略估计又八十斤,这已经快相当于一名成年女性的重量。

   而且诡异的是,它只是横在宋唯一的面前哼哼唧唧,看样子没有恶意,但宋唯一一旦试图起来,它又按住她。

   所以两人都摸不清他的意图。

   王阿姨干脆拿出手机给裴逸白打电话,“少爷,少奶奶被狗狗攻击了,家门口往前一公里的公园里。”

   裴逸白听到王阿姨的话,被吓得脸都变了颜色,直接从家里狂奔出来。

   而宋唯一,生怕两个宝宝在这里呆着,也会遭到一样的待遇,更是催促王阿姨快点带他们回去。

   真的是倒霉透顶,第一次出来,就遇到这种事。

   宋唯一都估计,自己以后怕是不敢来这个公园了。

   早知道,就在自己家的花园里的溜达转几圈就好了。

   此刻,宋唯一悔不当初。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

   “少奶奶,那千万要小心,别轻举妄动,不要惹怒它,少爷在路上了。我现在先送两位小少爷回去。”

   “我知道的王阿姨,快点送瑾宴和瑾行回去。”说着,宋唯一的目光只能看着面前的那条喘着气的大狗。

   她对于这样的物种没有多少认知,以前裴逸白的母亲倒是养过狗,不过是吉娃娃,很小很萌,宋唯一不怕。

   只是到了这种有些变异体质的二哈,宋唯一很担心,它是不是会一言不合就攻击人。

   这条二哈,跟宋唯一以前见过的不太一样。

   她确定,以前见过的哈士奇,体积远远没有这么庞大。

   “好。”王阿姨小心翼翼地从旁边绕过去,那条对宋唯一虎视眈眈的哈士奇,似乎没有看到她的动作一样。

   对于瑾宴和瑾行两兄弟震天响的哭声,更是视若无睹。

   只是却苦了宋唯一,孩子出生这段时间,就没有像此刻一样哭得如此撕心裂肺,一定是被她吓到了。

   宋唯一简直是后悔极了。

   王阿姨推着婴儿车才走了了两步,公园小道上,一名七十来岁的老人跑着出来,气喘吁吁地叫着:“狼嚎,给我起来!”

   宋唯一和王阿姨的视线不约而同地看过去,却见老人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而目光则是盯着趴在宋唯一面前的哈士奇。

   这是它的主人?宋唯一猜想。

   “在干什么?还不给我起来!”徐灿洋瞪着那条围着一个年轻女孩鬼哭狼嚎的哈士奇,厉声呵斥道。

   听到他的声音,狼嚎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缓缓站起来,浑身抖擞了几下,弄得宋唯一满嘴狗毛。

   宋唯一差点爆发了,这条该死的狗,是不是故意的?

   “再不起来,小心我今晚将炖了,试试看!”徐灿洋看着自家狗狗腿软不争气的样子,差点气得背气过去。

   养了两年的狗,他岂会不知道自己家狗的尿性?

   一定是因为这个女孩子漂亮,就腿软不会动了。

   “嗷呜……”被徐灿洋这么威胁,狼嚎有些不甘心,转了一圈,停下了。

   宋唯一立马爬起来,离得那条狗远远的。

   王阿姨见危险解除,也不敢拖了,推着婴儿车先走。

   倒是徐灿洋,一脸头疼地看了狼嚎一会儿,才无奈地走过来。

   “小姑娘,没事吧?”他的老脸都被这条蠢狗丢尽了。

   自从知道这条蠢狗的尿性之后,他也不敢早上带它出来散步,因为小公园里有好几个年轻女孩会早上跑步。

   而这个女孩,已经是这两年来,被狼嚎扑倒的第四个女孩子,他的色性,早就名扬远播了。

   “没……没事。”宋唯一也喘气,刚下被吓得不轻。

   “抱歉,我这狗没有恶意,就是喜欢……”后面的话,徐灿洋都说不下去了。

   宋唯一更是不相信,哪有这样的狗?她是真的以为,它要张开血盆大口咬断自己的脖子。

   “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刚才我们在后面那里散步,不知怎么的它看到,就冲了过来。”

   自己家的狗捅下的篓子,徐灿洋再不好意思,也只能自己收拾烂摊子。

   “身上有没有受伤?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徐灿洋轻声询问。

   这个小姑娘长得很漂亮,而且还是东方的女孩,自家这条狼嚎,最喜欢的类型。

   “我没有,就是有点吓到。”宋唯一勉强一笑,看着那条离自己两步远距离的狼嚎,她心里真正想的是,这位大爷,能不能麻烦兑现刚才的话,将它炖了?

   “趴下,道歉。”一听宋唯一这么说,徐灿洋立马提住狼嚎的耳朵,厉声命令。

   原本拉轰的狗狗,呜呜叫起来。

   然后,还真的是一趴,可怜巴巴地看着宋唯一。

   “它叫狼嚎,今年两岁,最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不过从来没有恶意,也从来没有发生过咬人事件。刚才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徐灿洋再三道歉。

   裴逸白到的时候,他们正在说这回事。

   见宋唯一毫发无伤,立马停下脚步。

   他是跑过来的,脸色微红,也带着一丝喘息。

   “没事吧?”裴逸白握住宋唯一的手。

   目光再移到对面的狗狗身上,更是皱了皱眉。

   “没有,怎么这么快过来了?”宋唯一扯了扯唇角。

   裴逸白没有回答,“没事就好。”

   而随后,他抬头看清徐灿洋的时候,微微一怔。

   裴逸白自然知道这个人的身份,在本地的名气和声望不小。

   “实在是抱歉,我家这狗狗不懂事,吓到这位小姑娘了。”徐灿洋尴尬地道。

   “既然内人没事,那就没什么了。”裴逸白没有计较。

   徐灿洋失笑,“那就谢谢们不计较了,们是最近搬来的新住户?看着有些眼生。”

   “是的。”裴逸白并不多披露自己的信息。

   “那我们先回去了。”说着,牵着宋唯一便走了。

   她的后腰那里撞了一下,有点儿痛。

   他们离开后,徐灿洋黑着脸瞪着自己家的狼嚎:“等着回去吃板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