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0_a2066

哭骂声越发清晰。

“不孝孙今天老婆子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让大家瞧瞧你的不孝”

“不要以为考了个秀才就可以为所为连老婆子的话都敢不听”

“”

陈飞挑着担好不容易挤进人群里,看着面前的场面,顿时惊呆了。

叶老太太正揪着叶子皓的衣襟,一个巴掌又一个巴掌地扇着叶子皓。

“你干什么”陈飞怒了,放下箩筐就冲了过去,一把捏住叶老太太的手腕,将她拽到了一边。

“你是谁凭什么管我们叶家的事”叶老太太见是个后生出头,怒声斥问。

“呵呵,外婆怎么会认得我呢我就是你唯一的穷闺女生的小杂碎啊”

陈飞讽刺一笑,提高了声音指责叶老太太。

“你说皓堂哥不孝,他哪里不孝了到是你不贤不慈,在叶家村出了名啊。”

“你多久没回叶家村啦不知道么也对,你连我这个外孙都不认识,又怎么会记得村子里的事”

晒太阳清纯私房女孩唯美清新写真图片

陈飞一把松开叶老太太的手,退后一步抖了抖上的细雪,继续说道。

“你你是陈飞”叶老太太吃惊地看着陈飞,一时忘了追骂他。

她是听说陈飞在这边卖糕点,到不知道眼前的后生便是。

“哈哈,难道外婆还骂过我大哥小杂碎么我记得五年前,你拿着扫帚将我娘往外赶,骂她穷货不要脏了你家的地”

“还有我小妹,不过偷吃了一个窝窝,你扇了她两耳光,她不到七岁”

“我外公死了多少年,你就做了多少年的恶你这样的人,有何资格在这里骂人不孝”

陈飞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但依刚才的况来看,显然不是好事。

而叶子皓任由打骂都不还口,自然是被压着了。

他不管不顾,先捡陈年怨恨来说,至少让围观众人知道,眼前这婆子,有多冷血无

“小畜生这里哪轮得到你说话”

叶老太太已回过神来,不顾雪花扑面而来,又朝叶子皓扑过去。

显然是目标明确,不想和陈飞多作争执。

“,我刚才让你扇了十几耳光,你还骂我不孝那如何是孝被你打死么”

叶子皓抬手扣住扬起的巴掌,一脸冷意如这寒风雪。

“还是被你泼污水坏了名声、毁我仕途这样才算是对你的孝”

“谁要毁你仕途了你读了书就是拿来和狡辩么你师长就是这么教你的”

叶老太太挣了挣没能挣脱,一边骂着一边又扬起另一只巴掌。

今天非得打到这小子低头不可

“怪我狡辩,那我们就去叶氏祠堂说吧三叔没跟说么,族长爷爷搁下话了,让你回去祠堂交代清楚,我大伯公帐的事儿”

“”提到族长、祠堂、公帐,叶老太太猛地哆嗦了一下,变了脸色,看向叶子皓冷漠的脸时,突然绪激动、表狰狞起来。

“谁不知道如今你是族里红人连族长都给你面子你要弄死就明说搞这唬人的伎俩干什么”

“今天我老婆子就死在你面前看你还怎么欺负人”叶老太太嘶吼着,便低头朝叶子皓撞过去。

“哎你这婆子有话好说你要死要活的别害了你孙子”

郑夫人在旁边看半天了,心中有些猜测,但见况紧急,只得冲了过来拉架。

别老婆子没死,叶案首要被撞死了。

她一边跑过来一边喊了人群里认识的几个妇人过来拉架。

叶老太太趁势便被拉开了,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便诉苦起来。

说的是叶子皓的不孝,为了娶个野丫头,不惜跟生他养他的亲娘翻脸成仇。

言语之间,还有成亲之前就和野丫头不清不楚的勾当。

叶子皓冷眼看着,只字未辩。

老太太骂上门,显然是有备而来。

挑的这样的风雨天,也亏她等得,才等到这机会。

从西南一路骂到西北,惊动了许多人家,才有这许多人冒雪前来围观。

只因老太太一路骂的都是叶案首叶子皓

院门虚掩,几个小的都挤在门后朝外惊慌地看着,只有叶青凰没有出现。

叶青凰本想出面,但被叶子皓喝止了。

叶子皓说这里最说不上话的,就是她,让她去厨房做晚饭去。

可外面闹着呢,虽然在厨房里听不见多少动静,但叶青凰心里也乱着,哪里有心做饭

直接和了面,准备做拉面解决晚饭。

而她回到厅上又忍不住走到院门后面,也在偷听着。

陈飞把箩筐送到门口,交代小兄弟拿进去,他又走了过来。

见叶子皓不开口,他就忍不住了。

“凰丫头是我大舅和大舅娘收养的我皓表哥娶了她,这是叶氏家族认可的外婆你若反对,当初怎么不回村去”

竟然骂人不孝,就别怪他拿回村说事了。

皓表哥有功名顾虑,他可没有他又不读书,有什么话说不得

“我大舅连嫁两女,外婆你都没回去我二舅娶进一个、嫁出一个,外婆你也没回去”

“你在县城跟三叔住,突然跑来骂一个孙子不孝,所为何来这不奇怪吗”

陈飞可不是笨人,知道老太太的话处处抹黑叶子皓,他也专挑老太太的过错来说。

大家原本在议论,有的在指责叶子皓,原来叶案首竟然这般苛待,真是不该。

可如今听陈飞这么一说,又觉得惊讶不已。

撇开叶子皓的行为不说,这家中连续办喜事,老太太却不回家是何原故

“陈飞你个小杂碎让你在这里败坏老婆子的名声”

叶老太太见陈飞出来找茬,气得就朝陈飞冲过来。

“小杂碎可是当过猎户的,这板子硬着呢,若是外婆执意要撞,伤了自己的脑脖子,各位街邻可看明白,与陈飞无过。”

陈飞一声冷笑,先把丑话说在头里。

叶老太太正气势汹汹冲过来,听了陈飞的话突然愣了愣。

这一愣之间,又让郑夫人几个给拽住了。

“大伯娘去世多年,大伯家一直是掌家,攥着大伯的公帐跑来县城住了十个月不归”

叶子皓突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