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0_a2066

   他们这边的动静自然也惊动了颜解元他们,都在门前看了看,直说这方儿妙,还劝叶重华配合。

   叶重华心里闷气,又不好当着这么多读书人的面儿发泄,只得忍下,乖乖喝完了半罐子,擦了汗,闷头就睡。

   只不过出汗快身上衣裳也汗湿了,根本就睡不舒坦。

   于是陈飞干脆让赵沐秋去弄热水来,让叶重华洗了澡再睡,睡醒了再按叶子皓交代的,到时再来泡澡洗头吧。

   叶重华感觉到身体确实轻松了,自然也不闹意气,就由着两个后生去折腾。

   赵沐秋得了吩咐就去找伙计,又问厨房要了些米和肉、青菜,他自己就用那只药罐熬起了粥。

   他自己熬的,最多只算了米、肉这些零碎的成本钱,而不是一罐粥的钱。

   等叶重华洗了热水澡,就喝到了粥,有肉香的粥,虽然清淡却让人食欲大开,他被这翻折腾竟然觉得肚子饿了,于是小半罐就吃完了。

   这才让他睡下。

   也没要多久时间,让其他考生们来门前张望时,都大叹生活里是学问,他们学得远远不够。

   甚至有人说,若是听了郎中的慢慢吃药,还不知得什么时候起身呢。

   要知道叶重华上午时还病恹恹的,头昏眼花、说话无力。

   文艺范少女媚眼如丝清新气质瑞士天鹅湖惬意写真图片

   这才半个中午,他们不过是去吃了中饭,回来就能看到他的变化,可不神奇么?

   赵沐秋又跑去街上买了几个肉包回去客栈,给陈飞当中饭吃,而他就回来了。

   听到叶重华半罐姜汤灌下就发了一声汗,叶青凰不禁露出笑容。

   “盯他三天,不用吃药,下午你再拿些红糖和红枣去,给他用罐子煨了当茶喝,补补元气。”

   叶青凰叮嘱赵沐秋。

   今天说好休息,出去玩一玩的,谁知才逛了半上午,就忙起来了。

   只不过不能继续挑豆皮赚钱罢了。

   而为了让叶重华三天精神起来,陈飞自然是要盯着的,只能赵沐秋跑来跑去了。

   好在明天就放榜,叶子皓这两天自然也是没心思读书的,干脆歇歇。

   菜做好几个之后,就让小姐妹端去厅上,让那几个读书人边吃边聊,叶子皓也买了一坛子酒回来,大家喝上两杯,气氛更加融洽。

   饭后又聊了一阵明天放榜之后的打算,那五个靖阳同窗才告辞离开。

   离开之前都向叶青凰表示了感谢,能在远离家乡的京城里吃到家乡人做的饭菜,让他们都很高兴。

   他们都是叶子皓的县学同窗,却不是早就不上县学的周先生和郑哲煜的同窗,只不过同在赶考,关系也熟络了不少。

   大家都送出了巷口,让他们辨别了方向,这才不至于迷路。

   下午,赵沐秋一个人在厨房里挑了一锅豆皮晒出来,赵春燕和小妹在灶下帮着烧火。

   他忙完之后,就从杂货铺买了红糖和红枣,还将家里剩下的红豆糕拿碗装了一些,提了篮子就去客栈。

   叶子皓则在屋里和叶青凰算钱。

   放榜在即,他们也要安置回程事宜,当然也要留出时间去南云寺、清阳山、明镜湖一带游玩一圈,还有城北外桃花山庄。

   京城能游玩之地当然很多,但近处有名的、适合他们去的,就这两处。

   东门出去也有,只不过是直走两百多里还有一座名山。

   但他们回程却是出东门不远再往北,毕竟他们不是以游玩为主的,时间到了就要赶回家去,就不去游山玩水了。

   叶子皓曾笑言,若等下一个三年,就只用带妻儿一起出门了。

   那时小吉祥能满地跑、能坐在他的肩膀上,他们一家三口出门玩耍就方便多了。

   傍晚时赵沐秋又跑回来了。

   “三舅说想吃家里的菜,让凰儿做两个清淡小菜给他吃。”

   “他可精神些了?”叶子皓立刻询问。

   “嗯,睡了一觉刚醒,阿飞在照顾他洗漱,重新泡个热水澡,人已精神了许多,说话也能提起力气了。”

   “那我做个桂花肉、酸菜鱼片、再做个肉丸子青菜汤。”叶青凰立刻说道。

   原本也没安排送饭,是让客栈里安排吃饭,当初才有一翻叮嘱,但现在三叔想吃家里菜,说不得也要细心张罗了。

   这个到也不能怪三叔,毕竟病在异乡,想吃家常菜很正常。

   其实他也是想家的吧,毕竟也才二十多岁,家里还有两个小儿啊。

   叶青凰去准备菜,赵沐秋又拿了一份名单出来,上面密密麻麻的是名字。

   “县学一百三十八人凑了钱,负责凑钱的人说为了方便,也不影响大家的盘缠,每人都出了五十文,一共凑了六两九钱出来。”

   “阿飞又从我这里拿去一吊,凑足七两先给了三舅。”他们给的当然不会记在名单上。

   赵沐秋与陈杏花订了亲,因而,他是跟着陈家那边喊叶重华舅舅,而不是跟着叶家这边喊叔叔。

   因为赵家只是叶重义的姻亲,与叶家二房、三房都没有亲戚关系,走近、走远都正常。

   “好,等下你告诉三叔,我这边也凑了十两出来,这笔钱我自己会还,不用他担心,安心把病养好,不然回乡路上辛苦的还是他自己。”

   叶子皓拿着名单看了一遍,便收起来,又拿了一张五两银票和五张一两银票出来,叮嘱着赵沐秋要如何说。

   傍晚时,赵沐秋就去送饭,把十两银票给了叶重华,把叶子皓的意思说了一遍。

   见叶重华冷笑了一声,他心里也有些恼火。

   便又说道:“皓哥说,凰儿绣花还没完成,要再等等才能去换钱,到时再拿一些出来,三叔与同窗合租马车,总能轻松些回家去。”

   赵沐秋来送饭菜,自然就有考生好奇是什么菜,便也过来寒暄了几句,知道叶子皓又凑了十两来,虽然不多,但加上先前的七两也勉强能过一阵子了,何况后面还会再凑?

   因而大家都觉得叶子皓不错了,见叶重华脸色难看,便在心里有些不屑。

   你自己把盘缠没个划算,如今拮据了还要麻烦侄子操心,不知惭愧,还在责怪侄子给少了吗?

   这么想,大家便没了聊天的兴致,纷纷告辞了。 166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