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1_a2072

♂? ,,

,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可是我确确实实的,心里在摇摆。

我还是怀疑崔录说的有几分真实性。

当我出来后,看到朱华华,朱华华见崔录他们走了,掩饰不住高兴的说:“怎么能让他们走的?”

我说:“天机不可泄露。”

朱华华说:“在我面前可威风了一次。”

看着她满眼的都是敬佩,我挥挥手说:“小意思,不过啊,英雄归来,怎么粉丝也不鲜花献吻的。”

朱华华呸了一声说:“滚。”

我说:“我们等李姗娜下来再走,不然我还是怕会有点什么变故。”

朱华华问:“告诉我,怎么能让他走的?”

我说:“都说了,不可泄露,我不会告诉的,死了心吧。要不请我吃个饭,我心情好的话,也不是不会告诉的。”

长发美女大秀迷人S曲线

朱华华假装不想知道的样子说:“得了吧,除了吹牛还会什么。”

我说:“是吧,能吹牛把人给吓走,这也算是我一个本事。呀少靠近我,不然哪天被我吹到床上去,为我服务也不一定。”

朱华华作势又要动脚,我忙说:“别动手动脚,男女授受不亲。”

朱华华骂道:“刚才亲我,我,我,我还没找算账!”

我急忙跑开了几步,“花姐花姐,别生气,刚才是和开一个玩笑真的。别打别打,我明天请吃饭,请吃饭!”

朱华华住手,说:“真请吃饭?”

我想了想,说:“不行哦,明天要去参加什么管理培训的,妈的,不知道为什么监狱派我去参加这样的培训,明天可能不行,如果回来早还好。要不这样吧,明天和我出去,等我培训完我们吃个烛光晚餐,喝醉了开个房,我们一起起床来上班好不好?”

朱华华又要打:“滚!这张嘴怎么就讲不出一句好听的。”

她突然问:“等等,说参加管理培训?是xx单位组织的培训吗?”

我说:“咦,把姨日的,怎么知道?”

朱华华说:“知道参加xx单位组织培训是意味着什么吗?”

我说:“把姨日的,我怎么知道?我还不想去。”

朱华华又骂:“那张狗嘴,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几句人话?”

我说:“哦,说人话,说吧,告诉我意味着什么。”

朱华华说:“以前去参加xx组织的培训回来的,大多都能升职,升队长。”

我这才明白了。

原来,政治处主任想让我升职?

妈的,她为何对我如此之好?

我问朱华华:“政治处主任是好人吗?”

朱华华看看我,然后说:“我不知道,我也没资格和领导们走得近。”

我点点头说:“好的我明白了。那么,李姗娜呢,她是好人吗?”

朱华华说:“我也不知道,监狱估计没一个人知道她是为什么进来的。”

我说:“那么厉害。那么,在监狱里,到底是谁罩着她的?”

朱华华说:“这个我更不知道,问这么多干什么。”

我说:“随便问问也不行?”

朱华华哼了一声,说:“又不想安好心是吧?”

我说:“是啊,我对更不安好心,花姐,我想搞很久了。”

朱华华就打我。

两人正在打闹时,两名管教把李姗娜带过来了。

李姗娜看着我们,心里明白了八九分,只是和我们对视了一眼,于是就被带走了。

我看得出,李姗娜那是感激的眼神。

和朱华华扯淡了几句,各自回去睡了。

次日,早上没事干就在监狱里逛了起来。

到了放风场一看,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柳智慧。

她在做着运动,压腿,腿很长很直。

我才发现,她长得和那个什么高丽美女体育老师特别的像,而且身材也差不多一样的火爆。

柳智慧,李姗娜,这两个神秘的女囚,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居然可以在监狱里有特殊待遇。

像现在这样,监狱没一个女囚能出来放风场的,而柳智慧则是想出来就出来。

到了下午,政治处主任给我打来了电话,告诉我说xx单位那边负责管理培训的老师因为某些事今天没去上班,要往后拖几天了。

没关系,反正过几天去跟现在去也都差不多。

明天是我休息时间,下班后,我出了监狱,如常绕了一大圈到了小镇上的青年旅社。

首先还是看谁谁谁给我来了电话,王普打来的,我回了电话,王普说谢谢上次我介绍的那个女囚给他,那个女囚果然厉害,差点没把他弄死。

我压制着自己的笑声,说:“开心就好。”

王普千恩万谢之后,说要请我吃饭,我谢绝了,不想再折腾坐车那么远出去,太累人了。

两人就约了改天。

看看监控,看来康云和夏拉这段时间都很忙,夏拉经常拖着行李箱出去的,估计是开了公司后,太忙了。

忙到没时间查我的底了,或者说,康云从我身上查不到我和贺芷灵有任何什么联系的证据,干脆放弃了。

我给贺芷灵打了电话,告诉她我被政治处主任安排去参加管理培训的事。

她只是淡淡哦了一句。

然后我又说了我昨天帮助李姗娜弄走崔录的事,结果贺芷灵一听,骂道:“是不是蠢货,帮人出头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有什么资本能和人家叫板?我问,是不是看上了那个女人?”

我没想到她发那么大的火,赶紧说:“没啊表姐。”

贺芷灵道:“真没有?”

我说:“我发誓,我是看她漂亮是有点动心,但我绝对不是因为这个而去为她出头。我也不像冲冠一怒为红颜那种人。”

贺芷灵鄙夷道:“男人也就那副德行。既然不是看上人家,那么,就是收了人家的钱了?”

我有点口吃的骗她说:“哪有,我哪有收了她的钱。”

贺芷灵马上说:“那为什么帮她?一定是收了她的钱。”

我脸红道:“这样都能猜出来?”

贺芷灵说:“我告诉,有些钱,绝对拿不了,拿了,就等于让出头保护她。李姗娜不是能保得了的人。”

我说:“哎我已经拿了,表姐,要不我退回去?”

她说道:“随便!”

接着连句再见也不说,直接挂了电话。

艹,每次都这么没礼貌,每次都这么凶。

凶什么凶,就不能好好愉快的聊天吗?

还有一些未读信息,两条是移动的。

还有一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信息上写着:好张管教,我是丁琼的弟弟丁敏,我有事找,看到信息可以回复我电话吗?

我给他打了过去,问他什么事。

丁敏一听是我的声音,高兴的说:“张管教,我等了两天的电话了。”

我问他什么事。

丁敏说道:“张管教,我想见见我姐姐。我去监狱,监狱的人说我还没到时间看望她,可是我已经到时间了,是不是要送钱呀。是不是我姐姐出了什么事?平时不是这样的。”

唉,又是这些事。

而且,丁琼自从出事,被打进医院后,也没和家里人说过,

我撒谎说:“姐姐啊,姐姐很好啊。呵呵。哦最近监狱有一些事,挺忙的,而且啊因为要扩大,管理人手不够,再加上怕乱,就减少了亲属探监次数。”

丁敏说:“张管教,我看见一些监狱的,关于监狱的一些新闻,说是有些犯人可能被打死了多久,才跟外面说。我看到了这些,挺担心我姐姐的,我妈妈的那个朋友,说想找我姐姐谈谈,然后再请律师,看看能不能翻案什么的让我姐姐提前出狱。”

丁琼妈妈的那个朋友,应该就是丁琼妈妈的初,很有钱的那个男的吧。

既然丁琼不告诉丁敏说她被打受伤住院了,我总不能告诉他吧。

我只好说:“最近戒严啊丁敏,可能不方便探望。看看再等那么一个多月这样吧。”

一个多月,应该丁琼也出院回到监狱了。

谁知丁敏这么一听,更加起了疑心:“张管教,张哥哥,是不是我姐姐真的出了什么事?我们平时都是经常去探望她,她也找我们,为什么现在也不找了。管教哥哥,能不能安排一下,我给钱。”

这可咋办,要不我去找找丁琼,和丁琼聊聊再决定,那就明天去找找丁琼吧,顺便也想去和薛羽眉玩一下。

能玩什么,玩她身体呗。

我说:“要不这样吧,我帮和监狱申请一下,然后我也去和姐姐说一声,如果她同意,然后监狱也同意,那就安排一下,如果不行,我也会给回复电话的,好吗?”

丁敏马上高兴的说:“谢谢张哥哥,哦,还有一个事,就是说的给红包的事。我妈妈的朋友说,如果能安排见面,我们会给红包。”

我说:“呵呵丁敏,们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们之间不必这么客气好吗?”

丁敏说:“那就等的好消息了。”

我说:“好的等消息吧,再见。”

挂了电话后,我躺下抽了两支烟。

看看手机,丽丽没有给我电话,看来也在忙,而且也还没打探到有用的消息。

翻着手机,看到李琪琪的号码,是不是该给李琪琪打个电话什么的好呢。

她那天找我,到底有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