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_a2050

冯雪静见她脸色苍白,手指还在无意识地抖动,脸色变得异常严肃,“你也真是的,伤成这样子干嘛还逞强?你是不是又跟他吵架了?你这是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啊?”

安带扣好,方若宁放松下来,软软地靠在座椅上,淡淡无力地道:“我也不想,可是……也不知怎么回事,就吵起来了。”

冯雪静看她这样子,担心极了,启动车子时问道:“去哪家医院?”

“还是昨天那家吧。”

昨天的事,网上已经有视频流露出来,冯雪静当然知道是哪家医院了,顺带说道:“昨天你救人的过程被人拍下来放在网上了,点击量还挺高,怕是你又要成为名人了。”

方若宁吃了一惊,打起精神看着她:“不是没有我的正脸么?”

“楼下围观人群拍的那些,没有,可是网上现在流传的这一段,应该是楼上医生拍的,有你安抚那个女孩儿的过程,还有她突然坠下去,你紧急救人的过程。”

“天……”方若宁怔住,烦躁地一闭眼,有气无力地哀嚎,“哪个医生拍的啊,拍就拍了,放到网上干什么!那女孩儿本来就是受害人,现在网上再传播的话,肯定会造成二次伤害。不行,得想办法处理下。”

说着,她摸出手机来,直接给警方打了电话,将这个情况反映了下。

“方律师,你放心,视频在五分钟之前已经被我们的网警部清理了,现在所有的链接都无法打开了。”电话里,警察客气地回道。

方若宁暗暗吃惊,随即连声道谢:“好的,谢谢警察同志,谢谢。”

合上手机,她松了口气,冯雪静回头看她一眼,“怎么了?”

卷发女孩蕾丝纱裙白嫩香肌优雅气质私房写真图片

“警察说,视频已经处理了。”

“是吗?动作这么快?”

“嗯,可能警察也考虑到要保护那个女孩儿的隐私吧,毕竟她是案件当事人,任由舆论发酵下去,对案件调查也会有影响。”

“哦……”没继续这个话题,冯雪静再次询问最关心的问题,“那你跟霍凌霄到底怎么回事?”

一提到这个男人,方若宁脸色顿时落寞下来。

“昨天的事我听说了,他也去了现场,听说他原本还住院在,胃病还是什么?”冯雪静疑惑地问。

知道任何事情一旦牵扯到霍凌霄,肯定会传播极快,方若宁也隐瞒不了,何况这些话除了在闺蜜面前说说,她无人倾诉了,于是整理了下思绪,把昨天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当听到身份尊贵如霍凌霄这般的人物,居然甘愿当佣人这般伺候照顾着好友时,冯雪静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

注意着路况,她连回头都不敢,脸庞微微偏了偏,激动高昂地说:“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啊?肯定是喜欢你啊!否则哪个男人能做到这一步?何况还是霍凌霄这种高高在上对凡人都不屑一顾的权贵!他要不是喜欢你,能屈尊降贵给你当佣人?”

方若宁就知道闺蜜会这么说,脸色皱成一团,无奈又气闷地辩解:“可是为什么啊?就这短短几个月,他就能对我这么的……”

“几个月的时间不短了啊!何况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轩轩是他儿子,所以看待你的眼光肯定不一样啊!”

“对,这就是问题所在,我觉得他对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轩轩的存在。”

“天——”冯雪静要疯了,语调继续高昂,“因为轩轩又如何?如果他能为了孩子一直这样对你,你管他虚情还是假意,这比很多爱得死去活来山盟海誓的感情还要周到体贴无微不至了,你还想怎样?”

方若宁沉默了,车厢里陡然安静下来。

冯雪静回头看她一眼,见她困惑烦闷不已的表情,突然说道:“若宁,其实你在苦恼这些问题时,已经说明你对他动心了。”

“什么?”方若宁一怔,急忙反驳,“我没有。”

“你有。”冯雪静执意拆穿她,因为她知道如果没有人来点破这一层关系的话,她永远都不会承认,也不会面对,“若宁,你扪心自问,当一个这样优秀的男人对你死缠烂打,霸道强势温柔深情都做遍了,你真能一点点都不心动?无动于衷?”

“我承认,霍凌霄处理事情的方式有时候确实欠妥,太自我,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但咱们女人不就是吃这一套吗?这样才够男人对不对?”

副驾上的女人面无表情,咕哝道:“是你吃这一套,我不吃。我认为这样非常不尊重人,令我反感。”

“……”冯雪静无语了,摇了摇头,眼看着车子到达医院了,她一边打着方向盘转弯,一边叹息,“在你这么抗拒他的时候,就说明你的心已经开始装下他了。我说句更直接的,你要真是对他恨到入骨,又怎么可能被他睡了一次又一次?”

“我——”方若宁突然脸红,顿时语塞,想要辩驳,却发现无法开口,心里顿时越发恨那个自大狂!

车子停稳,冯雪静下车绕到副驾驶这边,替她拉开车门。

等方若宁下车时,她又劝:“你别较真了,好歹你们之间有轩轩,他对你好总胜过他对你不好吧?你说你平时跟他较真,争吵也就算了,现在你都这样了还拗着,不是自找苦吃?”

方若宁下车后瞥了闺蜜一眼,不满地道:“我找你是倾诉来的,结果你都向着他说话。”

冯雪静同样瞥她一眼,“我是怕你太爱钻牛角尖了,当幸福来敲门时被你拒之门外,我当然要点醒你!赵林朗离开你那么多年了,你该开始新生活了,而现在正好出现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非常配你的男人,我怕你错过。”

不提赵林朗还好,一提这个人,方若宁心里又是钝钝一痛,自责愧疚地道:“我对不起林朗,本想为他留下点什么,结果闹出乌龙也就算了,现在还惹上麻烦。”

“你看你,又开始钻牛角尖……”冯雪静实在不知道怎么劝了,只好转移话题,“走吧,赶紧去看医生。”

找到昨天给她看诊的那个中年女医生,方若宁把双臂的情况说了下,医生听完皱眉,“还是先脱下衣服,我检查下看看。”

方若宁起身去了诊疗室里间,在几人的帮助下脱掉衣服,又把双臂上捆绑的纱布解开,冯雪静看着那两条变色的胳膊,吓得倒吸冷气,“天……怎么这么严重啊?”

医生小心翼翼地抬起她手臂,左右看了看,内里皮肤本来就在窗台上刮破皮了,现在经过一夜血肿浸泡,皮肤颜色都已经是青红泛紫,触目惊心。

“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感觉比昨天更疼了。”方若宁满脸痛苦地问。

医生轻轻触碰了下,她立刻疼得缩起,引得医生也面色严肃,“你自己又做什么了吗?”

“我……早上自己穿衣服。”

“你还抬得起手来?”医生弯腰检查的姿势,闻言抬眸看她。

方若宁抿唇,吱吱唔唔应了声。

旁边,冯雪静看着这一幕心里直发猝,不停地埋怨她不该逞强,不该这个还较真。

医生检查完,摇摇头叹息:“还是住院吧,你这个样子,回去的话忍不住又抬抬胳膊,提个东西什么的,我怕恢复不好会落下后遗症。”

“这么严重?”方若宁吓住。

医生示意冯雪静帮她穿上衣服,回到办公桌前一边开始开住院单一边说:“肌肉拉伤本就是可大可小的事,不严重的休息几天就好了,太严重的甚至需要手术缝合,否则愈合不好会导致肌肉萎缩,进而影响以后的肢体活动。你这个伤难保不会伤到了神经之类的,需要药物治疗,配合理疗,效果会好一些。”

方若宁还在挣扎,看着好友低声道:“可是我住院的话,轩轩……”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些?霍凌霄干嘛的!”冯雪静都要发脾气了,“你再逞强还想不想要你这双胳膊了?”

方若宁闭嘴,一时不敢说话了,只好老老实实听医生的话,住院治疗。

“可是,我洗漱用品什么的——”

“我去办。”冯雪静怪她不会照顾自己,说话口气也不好,完了突然又想到一事,“可是你胳膊这样,还能洗脸刷牙?”

医生开好单子,递给她们,闻言直接说:“这几天,你最好除了躺着,什么都不要干了。你这双胳膊垂直放下也会因重力而拉伸,给肌肉带来压力,甚至加重伤势,躺着平放最好了。”

连独自一人在国外生下轩轩都熬过来的方若宁,听了医生这话,突然觉得鼻头酸涩,眼眶刺痛。

这就是说,她这几天只能当一个废人了,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

可是,谁来伺候她啊?就算跟闺蜜感情好,但人家也要上班,也有自己的生活……

“你在这儿等着吧,我去交费办手续。”出了诊疗室,冯雪静叮嘱了句,便转身。

“哎,小静!”方若宁突然叫住她,“那个,等会儿帮我找个护工吧!”